北京治疗白癜风好方法 http://m.39.net/pf/a_4619541.html
弗朗切斯科·拉伊波利尼(俗称弗朗西亚)圣母与圣子、施洗约翰、圣莫尼卡、圣奥古斯丁、圣方济各、圣普罗科洛、圣塞巴斯蒂亚诺以及资助人巴托洛梅奥·费里契尼 约木板油画×16cm藏于美术学院原保存于怜悯圣母玛利亚教堂15世纪下半叶,本蒂沃利奥家族统治博洛尼亚,直至年被驱赶。在此时期,弗朗西亚也在博洛尼亚声名鹊起。他参与了本蒂沃利奥宫(这一宏伟的大型宫殿于16世纪被毁)与圣贾科莫礼拜堂的装饰工作。弗朗西亚的创作平衡和谐,色彩艳丽,构图准确庄重,达到了当时意大利绘画最为先进的技艺水平,同时也配合了博洛尼亚唯一的僭主——本蒂沃利奥家族的身份与旨趣。乔尔乔·瓦萨里评价这幅祭坛画为“呕心沥血的油画作品”。这幅画作是弗朗西亚于年接到的第一个举足重轻的资助作品(祭坛画上标注的19年为后续修改时间),是为纪念多罗泰阿·林基耶里与表哥巴托洛梅奥·费里契尼年的婚礼所作。宝座上的玛利亚头部上方垂着一串珠宝,因而这幅画也被称作“珠宝祭坛画”。以玛利亚为中心,鲜明的光线对比将建筑与人物区分开来。画风为弗朗西亚早期的风格,他崇尚古典主义,力图将威尼托画派、费拉拉画派与意大利中部彼得罗·佩鲁吉诺的绘画完美融合。20世纪60年代,画作经过重大修复,工作人员发现,弗朗西亚曾于年前后,对这幅作品进行过大规模修改重画,并改变了其原有风格,使祭坛画符合90年代的新画风。西玛·达·科内利亚诺圣母与圣子 约木板油画60×7cm藏于美术学院原保存于山上圣约翰教堂圣器收藏室画家在画作中塑造的形象清晰准确,色彩精细,带有怀旧意味,构图稳定,通常追求极致简洁,西玛·达·科内利亚诺的这种绘画风格随时间推移始终保持不变。正如美国艺术史学家伯纳德·贝伦森所述,西玛·达·科内利亚诺在1世纪90年代与年逝世前10年之间的画风差异较小。根据史料记载,画家于年在威尼斯完成第一次学徒培训,受到了巴托洛梅奥·蒙塔尼亚和安托内罗·达·梅西那的影响,之后进入威尼斯画派学习,在维瓦里尼兄弟与乔万尼·贝里尼的画室继续深造。西玛·达·科内利亚诺的绘画理念早在其年轻时代最初创作的作品《欧勒拉画屏》中即已展露无遗。画家经历了学徒时期的实验风格,逐渐稳定在宁静安详的画风中,这也成为西玛·达·科内利亚诺的标志。西玛·达·科内利亚诺对“宝座上的玛利亚与婴孩”这一主题进行了一系列调整:玛利亚的几何构图简洁明了,形象温和,色彩运用表面看来偏冷色,但画家匠心独运地增加其色彩层次,塑造明暗效果,使相邻色彩清晰透明。这幅完成于博洛尼亚的画作属西玛·达·科内利亚诺年轻时的署名作品,展现出圣母玛利亚严肃的面容,以及充满自然元素的明亮风景,如岩石、高山和一座城堡。画家之后多次创作“宝座上的玛利亚与婴孩”这一主题,但变动极小,画面保持一贯的精致与和谐。彼得罗·佩鲁吉诺圣母与荣耀圣子、圣天使米迦勒、亚历山大的加大肋纳、圣亚博那与福音者约翰 约木板油画×cm藏于美术学院原保存于山上圣约翰教堂荣耀圣母端坐于杏仁形状的宝座中,小天使环绕周围,两侧为两个大天使。下方,四位圣人神态温和地站在宽阔的河谷上。这是佩鲁吉诺成熟时期的作品。这位翁布里亚绘画大师自15世纪80年代就致力于西斯廷礼拜堂的壁画绘制工作,这也是意大利15世纪晚期绘画艺术至关重要的大事。与佩鲁吉诺一同工作的还有波提切利、基尔兰达约和科西莫·罗塞利。佩鲁吉诺的艺术活动遍布整个意大利,他不辞辛劳地四处旅行,同时开创了两个画室,分别在佛罗伦萨与佩鲁贾。90年代,拉斐尔加入了其佩鲁贾画室。在两次到访威尼斯后,佩鲁吉诺对自己的绘画色彩加以改进,使其更为透明鲜亮。佩鲁吉诺能够游刃有余地把握人文主题与宗教主题,画风优雅、古典、简明而通俗。“时人无不称好”,乔尔乔·瓦萨里这样写道,“因而许多法国人、西班牙人、日耳曼人及其他地区的人也纷纷前来”,求教于佩鲁吉诺。拉斐尔的父亲、画家乔万尼·桑蒂在其《地方志纪》中将佩鲁吉诺与皮耶罗·德拉·弗朗切斯卡以及列奥纳多·达·芬奇加以比较。佩鲁吉诺学识渊博,声名远扬且作品丰富,将皮耶罗·德拉·弗朗切斯卡的画风与韦罗基奥的自然主义相结合。这幅祭坛画完成于15世纪末,是为山上圣约翰教堂斯卡拉尼礼拜堂所作。佩鲁吉诺随后在佩鲁贾绘制了《安慰玛利亚》,其形象与这幅博洛尼亚祭坛画如出一辙。根据瓦萨里的看法,在经过“亲自”梳妆后,佩鲁吉诺经常以其年结发的年轻妻子基亚拉·凡切利为原型绘制肖像。洛伦佐·科斯塔圣白托略与圣方济各、圣多明我 木板油画×cm藏于美术学院原保存于圣母领报教堂洛伦佐·科斯塔出生于费拉拉,与柯西莫·图拉、埃尔科莱·德·罗伯蒂共同学习绘画,并于年迁至博洛尼亚。在博洛尼亚期间,洛伦佐·科斯塔开始接触日渐兴起的文艺复兴。随着文艺复兴的发展,意大利绘画中的金色天空逐渐被丘陵的斜坡风景所取代。现收藏于博洛尼亚国家艺术画廊的《宝座上的玛利亚与圣白托略、圣德克拉》创作于年,即展现出新颖清晰的面貌,将建筑与人物明确区分,所用颜色古典而透明。洛伦佐·科斯塔一方面深入地学习弗朗切斯科·弗朗西亚与佩鲁吉诺的画风,另一方面也刻意保留费拉拉画派原有的自由风格。事实上,画家也借鉴了托斯卡纳的菲利皮诺·利比以及皮耶罗·迪·科西莫的风格,在博洛尼亚古典主义的基础上,加入一些新元素,使其画风既和谐统一又富有变化,充满新思考与新融合。在这幅署名并注明年创作的油画中,圣白托略作为博洛尼亚的保护者,神情庄严肃穆。只见他端坐于宝座中,身旁为13世纪两大主要修会的创始人。金色的背景带有古典意味,增添了人物形象的立体效果,也突出圣人虔诚奉献的不朽形象。最为精妙的是祭坛下部具有立体透视效果的方形,其明暗效果自然生动。阿米科·阿斯帕迪尼三博士来朝 -木板油画×18cm藏于美术学院原保存于抹大拉圣玛丽亚教堂阿米科·阿斯帕迪尼性格焦躁古怪,他将文艺复兴风格诠释为一种稍纵即逝的、象征着艺术繁荣的、能够将美好表达出来的艺术感受。他“任性而充满幻想”,从古典的土壤中汲取出与文艺复兴绘画的“规则”背道而驰的艺术养分。阿米科·阿斯帕迪尼出生于博洛尼亚,于16世纪最初几年在罗马学习绘画,通晓翁布里亚与托斯卡纳画派,之后返回故乡。这幅《三博士来朝》来自抹大拉圣玛丽亚修女教堂,后为赞贝卡里所收藏,并转赠予画廊。画作或许为阿米科·阿斯帕迪尼成熟时期的第一幅重要作品,略早于另一幅收藏于本画廊的《三博士来朝》,也称作“提罗契尼奥祭坛画”,以及为圣则济利亚小礼拜堂湿壁画的重大绘制画作。圣则济利亚小礼拜堂由本蒂沃利奥家族出资建造,由阿米科·阿斯帕迪尼、弗朗切斯科·弗朗西亚与洛伦佐·科斯塔共同绘制完成。佩鲁吉诺在博洛尼亚为山上圣约翰教堂完成祭坛画后,受其影响,阿米科·阿斯帕迪尼的画风也呈现出较为明显的佩鲁吉诺风格,然而这仅是其复杂绘画系统中的一部分:阿米科·阿斯帕迪尼广泛学习古典建筑遗址、德国风格的雕刻、佛兰芒画派的绘画以及菲利皮诺·利比与平托瑞丘的画风。除这些元素外,他笔下的人物往往哀伤忧郁,神情乖张古怪,不符合传统经典范式,而属于德国画派的风格,因而常常被怀疑有些“癫狂”。拉斐尔圣则济利亚与圣保罗、圣约翰、圣奥古斯丁与抹大拉玛利亚 木板油画,后移至画布×cm藏于美术学院原保存于山上圣约翰教堂由精妙的乐器静物向上,目光略过圣人,直至上方的天使合唱团,从尘世音乐到永恒之声,从人间到天堂。这位音乐的保护神圣则济利亚狂喜而愉悦,她已放下手中的管风琴,乐器倒置使得几根琴管略略滑落。她身边是四位威武有力的圣人,仿佛“热爱上帝的希腊阿特拉斯神”(安德烈·埃米利亚尼)。作为意大利艺术史上颇负盛名的杰作,这幅油画由博洛尼亚贵族妇人埃琳娜·杜格利奥尼·达尔奥里奥以及佛罗伦萨牧师安东尼奥·布契出资完成。埃琳娜·杜格利奥尼·达尔奥里奥是一位律师的妻子,她以虔诚而闻名,发誓像圣则济利亚一样为上帝奉献贞洁,并按照这位古罗马殉教士的方式生活。埃琳娜的圣德自年起开始为人所知,在其年逝世后仍广为传颂。约年,埃琳娜·杜格利奥尼出资,在山上圣约翰教堂中建造圣则济利亚礼拜堂,并计划将这幅油画放于礼拜堂内。这幅作品对圣人主题画进行了革命性的创新,圣人的传统形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新的视角与情感。“这位最为客观的画家奇迹般地将看不见的东西清楚地表现了出来。”安娜·玛利亚·布里齐奥这样写道。圣人狂喜而愉悦的神态第一次成为画作的主题,与此同时,拉斐尔还将基督教音乐的概念具体化。这幅木板油画以传统的“神圣会话”为原型,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据传,弗朗切斯科·弗朗西亚看到这幅作品不久便悲痛而亡,此画作也成为整个博洛尼亚绘画不可比拟的标杆。因诺琴佐·弗兰古奇(又称达伊莫拉)在圣彼得与本笃之间的荣耀圣母与圣天使米迦勒 -木板油画,后移至画布×cm藏于美术学院原保存于林间圣米迦勒教堂主祭坛乔尔乔·瓦萨里在书中写道,因诺琴佐·弗兰古奇“谦逊而善良”。他先后在博洛尼亚与佛罗伦萨学习绘画,父亲为金银匠。画家继承了父亲的艺术基因与精益求精的态度,他从家乡伊莫拉来到博洛尼亚,师从弗朗切斯科·弗朗西亚,后来到佛罗伦萨,跟随马里奥托·阿尔贝蒂内利。年,弗朗西亚去世,博洛尼亚圣米迦勒教堂的奥理维坦会修士需要寻找画家创作一系列湿壁画,由于修士大多待在修道院的晚间唱诗班,在詹巴蒂斯塔·本蒂沃利奥的帮助下,因诺琴佐接到了这一重要委托。合同另外规定画家完成“一幅精美的荣耀圣母与天使、恶灵图”,报酬为80金币。若作品“美好而值得称赞”,则报酬最高升至金币。这幅木板油画的构图很明显借鉴了拉斐尔的作品:圣米迦勒将恶天使击倒在地,这一主题取材于拉斐尔的《圣米迦勒》,此画现藏于卢浮宫。由于拉斐尔本人将其作品的草图赠与阿方索一世·德斯特,这幅画作也得以在艾米利亚-罗马涅地区迅速广为流传。因诺琴佐·达伊莫拉具有佛罗伦萨画派的文化根基,又受到安德烈亚·德尔·萨尔托与巴图洛莫·德拉·波尔塔风格的影响,同时也具有强烈的拉斐尔风格的烙印,再加上他对圣约翰教堂里的《圣则济利亚》印象深刻,使得他在自己的作品中,将这些风格相互交织融合。圣母玛利亚雕塑般的姿势减弱了构图结构的一丝不苟,围绕圣母的奏乐天使则仿佛将17世纪的弗朗西斯科·阿尔巴尼与多美尼基诺的画风提前展现出来。帕尔米贾尼诺圣玛格丽特圣母 约木板油画×17cm藏于美术学院原保存于圣玛格丽特教堂发生于年的罗马之劫,致使帕尔米贾尼诺逃离罗马,在博洛尼亚栖身。当雇佣兵闯入帕尔米贾尼诺家中时,他正在作画。雇佣兵为画家精湛的技艺所折服,竟然先让他完成画作,再逮捕他。年,26岁的弗兰西斯科·马佐拉在博洛尼亚完成两幅作品,一幅为《圣罗科》,现仍保存于原始的圣白托略大教堂;另一幅则是接受乔万尼·玛利亚·朱斯蒂的委托,为圣玛格丽特教堂中朱斯蒂家族礼拜堂创作的《圣玛格丽特圣母》。后者“受到极大的崇敬,并且实至名归”,乔尔乔·瓦萨里说道。很长时间以来,人们普遍认为画作描绘了圣母玛利亚、圣玛格丽特、圣哲罗姆与圣白托略。然而实际上,现在能够确定,站在美丽的圣母玛利亚身旁,双目微闭,手指纤长,低头祈祷的长胡子圣人并非博洛尼亚的保护者圣白托略,而是奥古斯丁。几个世纪以来,所有的地方史料都坚信其为圣白托略,并将对于守护神圣白托略的崇敬,也化为对于画家的崇拜。这幅作品成为博洛尼亚的骄傲和绘画艺术的标杆,人们称颂它的“恩泽”,而它也的确名符其实。画作将帕尔米贾尼诺在罗马学到的优美而复杂的风格主义美学带到了博洛尼亚。圣母玛利亚的服饰奢华精致,她将其他圣人的目光与情感都聚集于周围,最后落在圣玛格丽特与圣子的亲密交谈上。尼科洛·德尔·阿巴特阿琪娜在城堡中接待鲁杰罗 -湿壁画,后转移到画布上01×cm捐赠所得原保存于托尔法尼尼宫这是一个关于诗人、音乐家、演员、妇人与骑士的罗马故事:年前后,世俗画作受到意大利和法国贵族家庭的广泛欢迎。世俗画作主题轻松,描绘了古代与现代传说:在博洛尼亚托尔法尼尼宫,尼科洛·德尔·阿巴特根据蒂托·李维的记述,完成了1幅《塔奎尼乌斯与卢克莱西娅的故事》。在另外一间小房间内,他还绘制了一系列以《疯狂的罗兰》为主题的湿壁画,5年,由圭多·祖契尼发现并作出考据。第一幅与第二幅的画面取材于《疯狂的罗兰》第7章,阿琪娜与欢庆队伍在城堡门前迎接鲁杰罗,他身旁是上前帮忙的少女。在远处背景中,两位骑士正进行决斗。尼科洛·德尔·阿巴特生于摩德纳,幼年在博洛尼亚学习绘画的经历对其创作影响深远。年至年是他和弗兰西斯科·普列马提乔前往法国之前在意大利生活的最后几年。这段时期,他的构图融合了拉斐尔、柯勒乔、多索·多西、帕尔米贾尼诺、波戴诺内与朱里奥·罗马诺等画家的特点,形成了自己博览众长又独具魅力的绘画风格。这是意大利风格主义在历史上唯一一次以阿琪娜迎接鲁杰罗为主题的作品,用骑士题材展现了风雨飘摇的意大利形势。文艺复兴运动就像画家笔下的宫廷传奇一般大势已去,画中隐约透出了一丝怀疑、忧伤与叹息。丁托列托圣母往见 约油画×16cm藏于美术学院原保存于殉教士圣彼得教堂女仆站在以利沙伯与匝加利亚宏伟的居所门口,这座建筑位于纳匝勒丘陵之上。令人赞叹的是,女仆微微现出轮廓,小心翼翼地注视着这个场景:玛利亚的宣告是件私密的事。年迈的以利沙伯从简朴的家门走出,迎接玛利亚:以利沙伯向她微微弯腰,身姿高大而优雅,而玛利亚则屈膝致意。整个画面呈对角线构图,右侧的建筑物宏伟庄严,底部渐次抬高的茂密岩石与左侧突起的丘陵景观则与其形成反差。在这样的背景之上,两位主人公的形象生动立体,而匝加利亚、约瑟与两位女仆则如戏剧场景一样,按照精确的透视法与对称结构上下分立,形成完美的构图效果。建筑物与人物和背景之间都自然地联系在一起:两位女子的见面无声、谨慎而庄重;两个人缓慢地靠近,身影被天空的光线映出轮廓。这一高雅的场面并不利用目光交流或拥抱来强调某种参与感,也不表现人性般的热情与亲近。人们对于作品的创作年份众说纷纭,跨度从画家青年时期到他0岁。现今通过对同时期作品进行风格对比发现,这幅油画应创作于年左右。自年起,在地方史料中开始出现对于这幅丁托列托画作的记载,它应为卡拉齐兄弟与其画室借鉴的范本,因为在他们的画中,同样存在这种优雅与真实,建筑与风景、场景的展开仿佛叙述一般,将宗教主题与生活的自然性统一起来。巴尔托洛梅奥·帕赛罗蒂卢克莱西娅 约-油画×cm赞贝卡里收藏这幅《卢克莱西娅》具有极强的解剖学构图效果,极具帕尔玛(吉罗拉莫·马佐拉·贝多利)与博洛尼亚(佩莱格里诺·蒂巴利)的魅力。在风格主义末期,米开朗基罗与其创造性的艺术风格在博洛尼亚仍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对于巴尔托洛梅奥·帕赛罗蒂这位16世纪后半叶博洛尼亚画派代表人物的学习经历,我们知之甚少。根据传记家最早对其进行的记述,“他前往罗马,在那里努力钻研绘画”,师从雅格布·达·维格诺拉,随后与塔戴奥·祖卡里共同从事绘画工作。画家肯定“努力钻研过绘画”,从弗朗切斯科·萨尔维亚蒂、皮罗·利戈里奥,特别是塔戴奥·祖卡里对其临摹的作品来看,他主要研究罗马后风格主义作品。在返回博洛尼亚后,帕赛罗蒂于年在双塔下开办了画室,并加入了四艺行会。帕赛罗蒂对人体研究颇深,甚至曾计划出版一本关于解剖学的书。他对于伟大的自然学家、科学家乌利塞·阿尔德罗万迪所创立的博物馆流连忘返。帕赛罗蒂也爱好收藏,他在画室里收集了“许许多多绘画与雕塑作品”,如书籍、稀有植物、罗马古董、雕像、钱币等。帕赛罗蒂经常将这些物件画入自己的作品中——由肖像画的主人公握在手里或出现在背景中,例如卢克莱西娅房间近景中装饰精美的双耳陶罐。画家从古典画作中找到灵感,将自己的签名转化为一只麻雀,这通常是雕刻师常用的做法,在古代即已得到广泛的采用。画作并未注明资助来源,近期研究表明,作品由赞贝卡里收藏。提香耶稣受难与善良强盗 约油画×19cm赞贝卡里收藏耶稣的十字架立于各各他山上,画中的耶稣与两个凶恶的强盗相邻。其中一个强盗加入了嘲弄耶稣的行列,而另一个则为自己的罪行懊悔,诚心向耶稣祈求宽恕,于是耶稣基督对他说:“今日你将同我进入天堂”,“善良强盗”闻此惊慌失措。博洛尼亚最丰富的私人艺术收藏当属赞贝卡里收藏。赞贝卡里是博洛尼亚贵族,从16世纪开始与博洛尼亚艺术家保持直接联系,如弗朗切斯科·弗朗西亚、多纳托·克雷蒂、圭多·雷尼与朱塞佩·玛丽亚·克雷斯皮。17世纪,卡罗·切萨雷·玛尔维萨编纂了至为重要的收藏名录,从此,赞贝卡里的收藏也常常出现于史料记载中,“仿佛一个艺术馆,收藏了大量优秀作品,如卡拉齐与其他我们画派的画家”,并于年归博洛尼亚国家艺术画廊所有,为美术馆馆藏增加了00余件作品。提香的这幅《耶稣受难与善良强盗》,由银行世家卡塔拉尼家族赠予赞贝卡里美术馆。卡拉塔尼家族为金融世家,是17世纪杰出的收藏家,也是圭尔奇诺与伊丽莎白·西拉尼的庇护者。正如恩里科·毛切利美术馆画册上所介绍,这是“卓越画家巅峰时期”的作品,在1年经过及时修复后,得到了“升值”。画家将透视法效果在画作中运用得精妙绝伦:在空荡的天空中,两个十字架逐渐升高,增加了画面空间的无尽感。提香拒绝一切装饰手法,仅保留了最本质的光线:明暗、阴影、半影、高光。两个人物面对面地矗立着:耶稣基督被浅色的圣光所笼罩,身旁的强盗表情错愕,他晃动的双腿仿佛也透露出他的惊讶。埃尔·格雷考最后的晚餐 -木板油画2.5×51cm7年购得对丁托列托、雅各布巴萨诺与威尼托风格主义的借鉴体现于人物略微“扭曲矫揉”的肢体线条,这也增加了人物的内心活动。画作表面的色彩较为破碎,为拜占庭式古典构图加入了一定厚度。绿色、粉色及各种变化的橙黄色是这幅木板油画的主调。20世纪0年代,安东尼奥·莫拉希与罗伯特·隆吉将这幅原属米兰私人收藏的画作归于埃尔·格雷考所作。画作场面活泼而富有动感,氛围激动而紧张,这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通过人物传递到整个画面,形成了“扭曲矫揉”的风格主义人物造型。这幅作品画幅较小,为私人资助与收藏,然而地板的透视法效果却极大地延展了空间,从粉色与绿色交叉的棋盘块地板,到房顶垂下的厚重绿色帷幔,整个画面优雅而庄重。其创作时间接近摩德纳三幅画屏的绘制时间,即约在年左右,三幅画屏也是画家在意大利学习绘画初期所完成的杰作,由画家亲自署名。埃尔·格雷考出生于克里特,从威尼斯到罗马,他不断学习同时期各种优秀的绘画技艺。他喜爱意大利绘画并深受影响,逐渐跳脱出原有的拜占庭画风。在这幅画中,拜占庭风格仍较为明显,同时也透露出其他画家的痕迹,如马尔坎托尼奥·雷梦迪受拉斐尔启发而创作的著名的《最后的晚餐》,以及丁托列托在威尼斯圣马库拉教堂所绘制的同主题壁画,另外,画家也借鉴了提香与雅各布巴萨诺的作品。埃尔·格雷考选用了耶稣公布背叛后的场面更具有叙述性,也更适合私人收藏。巴尔托洛梅奥·帕赛罗蒂在庙堂引见玛利亚 3油画×cm藏于美术学院原保存于加贝拉格罗萨教堂整个场面的布局被画家安排得精妙绝伦。画面被分为三个建筑层次,从大理石底边到远处的庙堂穹顶,视线仿佛俯瞰一般将全部画面尽收眼底。帕赛罗蒂运筹帷幄,巧妙地利用色彩反差与冲突以及出神入化的明暗对比效果,将整个布景划分为主要场景与次要场景。底部的人物一边打着手势一边交谈,场面活跃,仿佛伸出手来邀请观赏者加入。两位女士体态优美,具有米开朗基罗与罗马画派的风格,目光与面容的色调极为真实与自然,显示出帕赛罗蒂与年轻的卡拉齐兄弟在风格上的创新与一致性。中间部分,圣母玛利亚身形单薄,姿态优雅,蓝色的纱巾随风飘扬,正在攀登高高的台阶。高处则是三位正在等待的教士。3年8月29日,帕赛罗蒂接受加贝拉·格罗萨的委托创作这幅作品,报酬为70金币。在加百利·帕莱奥蒂发表《论神圣的画像及世俗的画像》前两册仅一年之后,帕赛罗蒂就接到这个委托,因而他也必须遵守红衣主教所提出的对于神圣画画家的新要求,试图让自己成为理想的“基督教工匠”,其中最重要的便是赋予人物虔诚与朴素的形象,恢复绘画的教化功能,使其符合教宗额我略一世在数个世纪前提出的要求,即让绘画成为“穷人的圣经”。近景中孩童左手握着麻雀,这通常代表了画家的署名。END延伸阅读:(意)贝亚特莉切·布斯卡罗利《博洛尼亚国家艺术画廊》2(意)贝亚特莉切·布斯卡罗利《博洛尼亚国家艺术画廊》1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shengyuehana.com/syhyy/6997.html